王冠伦在李安民村的回答者提供图片

王冠伦在李安民村的回答者提供图片

热爱国情的“外国人”王冠伦在浦东村种下了“两岸乡愁”。

新华社上海9月18日电(范中华和余梅)-王冠伦和他的老父亲离开加拿大30年,已经在上海浦东的李安民村生活了三年。

这是上海的一个普通村庄,在地理上有点尴尬。它位于川沙新城的西南角。离迪斯尼、浦东机场和张江科学城不远,这三大黄金产业资源。它的名称或武力发展似乎不太情愿。

三年来,在王冠伦的一人计划下,李安民村出现了11栋不同主题和立面的住宅,如烘焙、陶器、绘画和米香。来自上海市区的游客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充分利用了该村的特色农业、手工文化和企业家精神,以及家庭住宿的互动和整合。

住在村子里的“外国人”王冠伦也成了村民们最熟悉的面孔。

他身材敦实,态度谦虚,说话时脸上习惯性地露出深深的微笑。仍然明显的台湾口音显示了他和上海农村的不同。

三年前,王冠伦的初衷是“在迪士尼附近找个地方,带台湾人去做特别的牵手仪式”,他看中了李安民村附近的旧厂房,想把它改造成一个能容纳60名台湾工匠的体验性“旅游空间”。然而,巧合的是,“旅游空间”还没有开始,“粟裕”品牌的家居生活已经在李安民村生根发芽。

王冠伦记得他第一次和川沙新城的领导一起走进李安民村:他面对的大湖让他眼前一亮,但在“五违四品”整治后,村里普遍呈现出工业萧条的景象。当时,在他看来,这不是一个理想的居住地,“唯一可以依赖的是发达的自然水系统和区镇领导的热切期望。”

城乡文化和外貌之间的“差距”带来的创作激情是王冠伦最终决定开始安家的原因。他决定带着团队去住在这个村子里,因为“只有住在里面我们才能了解村民的生活和心态以及李安民村的细节。"

当时,王冠伦经营着上海首家一站式主题婚礼接待公司,但逐渐程式化的内容让他“厌烦”。将这种创意体验与“量身定做”的主题联系起来,王冠伦突然发现了“将多元化的产业资源与“居家”的主题结合在一起”的新灵感。

“起初,它是以商业意识为导向的。人们认为家居可以做成不同的主题,特别是个性化的立面设计可以吸引外部企业资源的合作。王冠伦坦言,丰富的主题手工参与和高端家政服务经验可以吸引上海的城市消费群体,使“苏游”的商业模式变得可行,整合商业资源的能力是他的优势。

这种变化发生在几个月后的春节期间。2017年春节,在村里过春节的王冠伦被一个村民敲了一夜门。他握着手,擦着眼泪,反复感谢,“我太激动了,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这是一所闲置房屋的主人,这所房子刚刚作为住宅被存放起来。住在家里给他带来了6万元的额外年收入,对于那些过去主要靠土地流转费和国家补贴为生的村民来说,这确实是一笔“巨款”。老人给了孙子一个红包,他的孙子第一次回到村子庆祝新年。享受家庭纽带带来的快乐让他明白了。

王冠伦突然觉得他在李安民村做的一切都有了全新的意义。

他开始从村民的角度思考招待所的价值,开始计划如何使招待所不仅成为外部资源的平台,而且成为振兴村庄农业、闲置房屋、废弃仓库甚至闲置劳动力的平台。他开始将川沙的纺织和非物质文化融入主题,甚至开始愿意与更多的政府领导人接触、交谈和倾听。

对于一个外国商人来说,这是“我以前从未想过的事情”。王冠伦坦率地承认,他已经在大陆做生意十多年了,一直遵循着海外发展的习惯和认知。他认为“创业是他自己的事,政府不会给他任何力量。”

然而,这一次,他惊讶地看到,“区、镇政府的领导跑到李安民村三天两头,不是为了玩,而是为了当场解决问题,提出的问题一一得到了回答”。

在无数次交流中,王冠伦看到了“留在家里”这一更大的“探索和促进农村振兴”命题下的希望。

他首先关注他周围的村民,希望改善他们的状况。“粟裕”设计了一种业主和游客共存的模式,雇用村民担任保安,打扫卫生,甚至培训教师。随着更多产业的引入,该村的水果蔬菜农场和玫瑰园让更多的工人重获生机。村民的收入已经多样化。“现在只要你想工作赚钱,村里就一定有工作,”李安民村的村民万志明说。

在王冠伦看来,农民不应该成为振兴农村的问题。“他们是邻居,日日夜夜相处,活着的人经常给爸爸一堆蔬菜。”在李安民村呆了三年,他了解到村民们想留在村子里,而不是以高价进城。在村子里,他们“感觉像主人一样,会带游客回家吃饭、聊天,甚至给他们新鲜蔬菜。”

“这在城市里是不可想象的,”王冠伦说,他能为城市人找到一种久违的温暖“乡愁”。这是农村对城市的另一种意义。

他也有自己的“乡愁”。

“我11岁离开台湾去北美生活和学习。我对台湾最美好的记忆是精美的小吃。近年来台湾经济不景气。许多朋友希望发展他们在大陆的业务。我想把这些台湾文化创意产业的小企业家带到大陆来帮助台湾村民。同时,我也想利用台湾成熟的文化创意,把上海的本土文化和产品变成文化创意产品,”王冠伦说。“这是我的愿望。”

这也是他目前正在从事的另一项与“农村复兴”相关的工作:他希望在迪士尼附近找到一个毗邻外环河(Outer Rim River)的村庄,并被规划为“文庄部落”,成为一个可以容纳数十名“工匠”和年轻企业家的“人才村”。

在王冠伦的蓝图中,“文创部落”也将采取“与民共享”的方式出租和翻新住宅楼,下面开文创小店,上面住村民。“一座建筑,一篇文章,一个创造”的主题是,穿过这条河,文庄部落可以与小屋通航

对王冠伦来说,这可能是外江与水相连、两地相通的一天,也是他在台湾和上海的两种“乡愁”交融的一天。(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