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产|三一财经

作者|丰收

今天,有媒体报道说,ofo的联合创始人张思丁最近已经离开并开始了自己的生意。这个新项目被称为“空白”,主要处理快速发布产品。第一批产品包括沐浴露等洗涤产品。

张思丁

据36氪星报道,张思德的新公司名为“孔武义武(北京)商业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00万元,成立于今年7月19日,但工商数据中没有张思德的名字。

根据投资比例,整个项目的估计价值为3000万元。

在回答开办独立企业的问题时,张思丁说,“没有这样的事情。”Ofo说不方便回复。

Ofo曾经代表了90后创业的奇迹。现在它已经从神的祭坛上走了下来。张思星绝对不是第一个离家出走并开始独立经营的人。开创这项业务的90后北京大学合资团队已经慢慢“瓦解”。他们离开后都去了哪里?

Ofo最初有五位联合创始人,以90后戴卫为核心。剩下的四个人是丁雪、张思星、于欣和杨品杰,他们都毕业于北京大学。

从左到右依次是张思德、杨品杰、于欣、丁雪和戴卫

在这五个人中,两个学习金融,一个学习信息管理,一个学习国际关系,还有一个学习考古学。

另一位联合创始人张燕琪于2016年底从外界引荐,曾是优步最年轻的区域总经理。在滴滴宣布收购优步后,他加入了滴滴。此后,他于2016年11月加入ofo,担任首席运营官。

据公开报道,张思德在北京大学自行车协会会见了戴伟。丁雪是戴卫的大学室友。在北京大学的五个创始成员中,张思德和丁雪是第一批跟随戴卫创业的人。他们一起创立了ofo黄色轿车的前身“ofo骑马之旅”。

戴卫曾是北京大学学生会主席,于欣是他在北京大学学生会的副手。2013年毕业后,戴卫在青海教了一年书,杨频杰和他彼此非常了解在青海的教学经历。

ofo成立后,余新河和杨品杰选择加入团队。与张燕琪一起,ofo已经形成了六位联合创始人的格局。

关于几个合资企业之间的分工,张思德早些时候在接受采访时透露,如果没有明确的分工,“企业需要我们去哪里,我们就去开放”但是大卫在队里有绝对的权威。

据了解,张思德在ofo负责校园扩建、人事财务和安全风险控制。丁雪负责ofo的校园扩建、供应链和城市运营。

在巅峰时期,ofo凭借持续的融资和疯狂的自行车购买,已经花费数千万美元雇佣了鹿晗当代的扬声器,拥有3000多名员工。

然而,随着共享经济繁荣的消退,共享自行车公司陷入困境。另一家明星公司mobike将自己卖给美容集团。ofo也处于尴尬的境地,数千万人连夜返还存款。

Ofo随后将其员工从繁荣时期的3400人减少到400多人。总部也首次搬到了一个更便宜、更小的地方。

2018年底,奥福从理想国际大厦迁至租金较低的互联网金融中心,即奥福北京分公司办公室。然而,ofo近年来频繁变动。以前,由于公司的扩张,OFO不得不找一个更大的地方工作,从一楼到二楼,然后到三楼和四楼。

然而,1000多万人在排队等待退款,又一年后,约有1600万用户仍在排队。一些媒体已经计算了ofo的退款速度。从2月16日到18日,退款数量为22,000,而从8月19日到21日,退款数量为5,600。根据平均每天3500人的退款,ofo需要10年以上才能完成退款。

为此,ofo正在通过一系列措施帮助自己。涉水p2p、网下销售、通过公开号码接收订单、进入电子商务领域、推出打桩模式等。

但是我们能成为唯一的生存方式吗?大卫可能没有多少时间了!

在2017年的巅峰时期,于欣在2017年(第16届)中国互联网大会上发表了一篇题为“ofo想改变超过最后一公里”的演讲。余鑫指出,我们希望改变超过最后一公里。ofo希望真正改变人们的出行方式、生活方式和消费习惯,改变与用户相关的一切,从而改变世界。

余馨

现在,共享经济确实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一些变化,但是ofo改变世界的目标可能离我们很远,想要实现这些目标的年轻人最终还是分开了。

除了张思德,公开报道还显示,丁雪和张燕琪已经开始了自己的生意。

早在今年1月,奥福的子公司北京百洛克科技服务有限公司就更换了股东,丁雪和张思星退出。数据显示,变革后,ofo创始人大卫持有70%,联合创始人杨品杰持有20%,联合创始人于欣持有10%。当时,ofo回应称,这是子公司的正常调整。

然而,根据工商数据,虽然丁雪和张思星已经退出北京北海克洛克科技服务有限公司,但他们仍然是北京北海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东,北京北海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是北京克洛克公司的主要业务。

根据Caijing.com的一份报告,一位接近奥福的人士称,丁雪于2019年1月初从奥福的总经理办公室辞职。这个小组不到十个人。六位联合创始人都在这个小组里。该结构中的所有员工都可以查询。

丁雪

在丁雪的百度百科全书中,有这样一个条目:

2019年5月30日,ofo联合创始人丁雪成立了一家名为北京空间共享技术有限公司的新公司,注册资本为人民币100万元。

相关的公开报道集中在今年6月。丁雪的风险投资从自行车转向了共住,这也被视为共享经济的再风险投资。

另一位联合创始人张燕琪据报道早在2018年6月就辞职了。当时,报告指出,ofo大幅裁员,coo、张燕琪等管理层辞职,海外部门解散。后来,该信否认首席运营官和珠三角的离开以及海外业务的解散是不真实的。

张燕琪

2019年2月,香港《南华早报》报道称,优步前首席执行官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和奥福前首席运营官张燕琪合作将云厨房引入中国市场。这份报告证实了张燕琪逃跑并开始自己创业的事实。

这一次,张燕琪进入了共享厨房行业,这也是共享经济的重新开始。

可以说,双方选择在共享经济产业中建立合资企业,应该对共享经济有自己深刻的理解。与ofo的盲目扩张和恶性竞争不同,共用住房和厨房更注重质量,更接近共享经济的本质。它可以通过技术和模式来调整资源配置的不平衡。然而,值得考虑他们的市场需求有多大。

相比之下,张思丁想经营的新消费品牌符合当今新的消费经济。它专注于快速消费品,更具可操作性。

除了大卫之外,嘉汉和杨品杰的另外两位联合创始人没有关于开始新业务的消息。最近《邮报》的一篇文章曾经写了这封信的内心想法。在ofo高管半年度会议后,每位高管都提交了一份500字的总结,并在信中写道,“又是平庸的一年,但我该怎么办呢?就是不能放手”。

关于大卫最近的情况,今年6月,一些网友在中国电子大厦(China Electronics Building)见到大卫在喝咖啡,中国电子大厦离ofo总部互联网金融中心只有一条街。在公开报道中,很难见到大卫。

除了联创的离开,一些管理人员也失去了。

今年5月,前对外关系办公室主任邵晨在朋友圈中宣布,他几个月前加入了H连锁酒店,负责公共事务。

H酒店成立于今年1月,定位为奥约酒店(oyo Hotel),这是一个单一的酒店品牌,在过去两年中在中国迅速扩张。目前,它已获得中国人寿集团和idg资本的战略投资。

此外,2018年作为ofo品牌负责人出现的李泽坤,今年已经成为电子烟品牌“薛佳”的联合创始人。

在过去的两年里,电子烟已经成为一个新的出口。罗永好、朱小木、叔叔和其他人都选择了电子烟来创业,许多小品牌甚至更多。

可以看出,ofo的大多数年轻人选择了共享经济和新的消费轨道来从事他们自己的良好经营或品牌领域,但没有一个人有ofo的“激烈”速度。

在短短的三年时间里,在资本的帮助下,ofo以近乎传奇的速度达到了顶峰,但似乎一夜之间又回落了。

在盛衰期间,这些90后企业家可能经历了别人难以想象的盛衰。这些90后企业家已经进入了30岁的门槛。

Ofo不再是神话,但故事还没有完全结束。有些人离开,有些人选择坚持。

对企业家来说,失败可能是最大的礼物和纠正方向的工具。故事将会继续。改变世界的梦想可以存在。如果它实现了呢?

在线买彩票 快三app 澳洲三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