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的语言文化]

北京文化应该沿着北京传统的延长线发展

——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第一人李源访谈

作者:李莉

民俗博士李源。中国艺术学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前国际亚洲民俗学会副会长兼中国国家主席。中国农业史学会副主席、中国民间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代表性作品包括《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文化遗产报告——世界文化遗产保护运动的理论与实践》、《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干部必备读物》、《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前沿课题》、《民俗学与遗产研究视角下的中国农村》、《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启示》等。《中国重要农业遗产——桃花源之旅》、《国家遗产》、《北京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口述历史》系列主编是最具影响力的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学者之一。

记者:作为民俗学家,你认为传统文化在城市文化生活中的作用如何?

李源:传统文化太重要了。这是一个城市的背景色。以北京为例。传统文化是北京的特色。城市之所以有吸引力,是因为它对人类有独特的贡献、独特的表达和独特的认知。

城市的发展不会像太阳一样闪耀,而是向四面八方发展。它将沿着自己的传统延长线发展。因为它已经有了几十年、几百年的发展经验、品牌、习俗,如果突然给它一个陌生的东西,很难发展好。因此,要实现发展,一个城市必须首先保护其传统资源,然后,在传统资源的基础上,去粗取精,去伪存真,创造新文化和新技术。

为什么故宫的文学创作做得很好?因为故宫博物院收藏丰富,六朝古都的精品都在故宫博物院,材料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因此,传统文化是创新的根源。一个城市是否有耐力取决于传统文化是否得到很好的保护。

社会发展是进步的,但文化发展不是简单的上升曲线。一些优秀文明的顶峰不是在当代,而是在古代。例如,红木家具的生产水平肯定低于古代。另一个例子是京剧,古代有400多部,但现在不到100部。历史上有200多种榫卯结构,但只有20多种是由继承人传下来的。

我们为什么要保护传统文化?我们的祖先用他们的智慧创造了他们。如果我们失去了他们,那将是一个遗憾。遗产保护就是保护国家环境。

记者:你如何理解继承和创新的关系?民间文化应该如何创新?

李源:继承和创新并不矛盾。它们既对立又统一。继承是为创新提供资源和参考,创新是为继承提供新的展示模式。由于时代的发展,人们不喜欢一些旧的表达方式,可以做出一些改进,使它们能够被重新认识和接受。

例如,京菜在历史上也很有名,包括谭家菜、满汉全席、北京烧烤、白水羊头等。然而,四川菜和粤菜等外国菜系现在已经覆盖了北京菜,使得外国游客很难体验北京的饮食文化。北京菜等传统文化可以做出巨大的努力来创新。例如,满汉全席中的传统点心可以做成云南鲜花蛋糕之类的礼物吗?

创新是为了更好的继承,但是我认为继承和创新应该有很好的分工。保留旧东西是非世袭继承人的责任。然而,人们常说他们得到了很好的保护,继承人应该学习和创新。因此,应该传递的东西传递得不好,创新也不一样。所谓的技术职业已经专业化,继承人应该安心做继承,创作任务应该委托给文学创作工作者。继承者传承下来的文化是水源。如果继承做得好,水源就会得到很好的保护。将来,你可以做可乐、雪碧、红茶和绿茶。然而,如果你让继承人创新,这就相当于把水从源头变成焦炭,那么你什么也做不了。因此,创新不能太快而不能迅速取得成果。

记者:从民俗学的角度来看,北京的文化遗产有哪些特点?

李源:北京的传统文化历史悠久,底蕴深厚。北京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在质量和数量上远远超过中国其他城市。

北京的燕京八绝,讲究,为什么?因为北京是历史上六朝古都,全国最好的工匠和资源都集中在这里,故宫博物院的建筑办公室生产了多少好东西?这是北京的基础和信心。北京已经成为中国最好的地区,这与其丰富的文化遗产积累密切相关。

与其他城市相比,北京南北文化的融合尤为罕见。这与北京的皇城地位和运河文化密切相关。自运河建成以来,北京就不能与运河分开。建造紫禁城的建筑者来自运河沿岸的南京。随着运河向北延伸,除了工匠,还有南方文化。北京吃烤鸭的习俗来自南京。北京同仁堂是宁波人开的,京剧是安徽剧团来北京后制作的。我们做过一次统计,东城区75%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与南方文化有关。

北京是世界上最好的地方,有足够的魅力吸引全国最好的东西到北京来。因此,北京文化遗产的传承是南北文化的精髓,具有特殊的意义。

记者:你认为保护北京民俗文化还应该注意哪些问题?

李源:近十年来,北京市政府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方面投入了大量资金,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它选择了300多个非遗传项目和大量非遗传承包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展览基本在北京举办,因为北京具有凝聚力和向心力。

但是问题也存在。随着城市的发展,我们的民俗文化消失得很快。任何一种民间文化都需要生存空间。例如,养鸽子的习俗,老北京经常能看到的景象是夕阳西下,夕阳西下,鸽子在空中盘旋,鸽子口哨声悦耳,老北京的感觉油然而生。但是现在平房被拆除了,鸽子再也养不起来了,北京的味道越来越浓了。

北京希望保留自己的文化遗产和能够向世界证明北京文化地位的物证。首先,它必须保护北京的传统文化,包括它的居住空间,让北京有更多的烟花和更多的北京风味。这是政府在未来建设中应该重视的问题。保护传统文化在某些方面会与法律法规发生冲突。此时,我们必须考虑得失,并判断它是大有裨益还是大有坏处。

例如,元宵节已经很多年没有举行了,这不适合继承文化传统。另一个例子是老北京的烤鸭,它是用水果木材烘烤的,有水果的味道。但是,因为燃烧水果木材会产生一些烟尘,这不符合环保要求。现在所有的烤鸭都变成了德国电烤箱,水果木材的原有味道也消失了。有没有可能留下两三个老字号,仍然允许用果树做烤鸭,从而传承传统饮食文化,给每个人留下一些老北京的记忆?还有象牙雕刻,由于动物保护,这些象牙雕刻不能再雕刻了,但只能保护少数熟练的老主人。每年只给他们一些定量原料,只给自然死亡动物的牙齿可以吗?所有这些都要求政府在法律法规上给予一定的宽容,否则很难保持北京风味。

记者:对于首都的文化内涵,即古都文化、红色文化、北京风味文化和创新文化,你觉得哪个更好?如何把它建好?

李源:蔡琦书记很好地提到了这四个内涵,并做了完整的总结。从北京的历史研究来看,这四种文化也是北京的特色。当我在做京杭大运河进入北京的工程时,我也总结了几种文化:第一,皇城文化,即紫禁城及其周边地区的文化;第二是城市文化,包括南锣鼓巷,它保留了四合院的这一部分。第三种是红色文化,以小红楼为代表的革命文化,鲁迅和李大钊在那里工作。第四是外交文化,因为所有国家的领事馆都在运河流经的正义路地区。

应该说,真正代表北京的不是皇城文化,而是北京风味文化。只有一个皇帝和几十万人。皇家文化没有比民俗更大的影响。因此,我认为“北京风味文化”的提法很好。北京应该努力创造北京风味文化,找回北京风味。

我对北京的文化建设有几个建议:我做过运河研究,发现运河与北京文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我希望政府能够开放大运河的最后几公里(东隅门——北河滨),以实现水渗透到首都。

去年,我们研究了北京的农业遗产,整理了50个项目,发现其中75%是水果,因为皇帝不得不吃新鲜的当地水果,这导致北京的农业遗产硕果累累。有桃子、梨、杏子和枣,其中许多已经被皇帝封好了。这些被皇帝“称赞”的水果还能再发展吗?通过北京农业遗产的开发,提升北京水果的品牌价值,实现北京农业的升级改造。

文化遗产需要让年轻一代了解传统,所以我希望重组北京非物质文化遗产旅游资源,并建议北京中小学设立小型非物质文化遗产展厅,加强对学生传统优秀文化的熏陶。

安徽快三 pk10两期必中 上海快3开奖结果 杏彩 pc蛋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