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5.com_政府纾困股东跑路 A股是怎样的一场博弈

ab5.com,作者 | 江湖豆腐

数据支持 | 勾股数据

昨天有一家叫“博天环境”的A股股票一下子出了名,引起了舆论广泛关注。

博天环境全天封死跌停。本来这是很平常的事情,但这个股票跌停的原因有点特别,那是因为前一天晚上,博天环境发公告称,该公司三家股东国投创新、上海复星创富和平潭鑫发汇泽三家股东拟清仓式减持,拟减持的股权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31.35%。

引起舆论广泛关注焦点在于:11月14日,北京海淀区国资委已经与江苏银行北京分行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向融资难民企发放贷款,为民企纾困,博天环境当天就因此获得了首批贷款5000万元,而且还有一笔5000万元贷款也将于近期发放。

  援兵都已经到城外了,困守城池的守军怎么反而投降了呢?

这里需要特别指出的一点是,这三家想减持的股东都是创投股东,其股份均来源于公司IPO前已经持有的股份,这些股份于今年2月22日正式解禁。之间坊间传言是控股大股东减持,这是误传了,控股大股东想不想减持另说,但其股权早已被质押殆尽,即便想减持,这会儿也由不得他做主。

消息一出,市场舆论大哗,纷纷从道德层面抨击这三家股东吃相难看,并认为政府就不应该去救这种股。

吃相确实难看,这个不容辩驳,但难道这三家创投股东自己不知道难看吗?为什么明知难看也要这么吃呢?这件事如果再往深里想一步,我们会发现,尽管吃相难看,这也是各方力量博弈之后的一种近乎必然的结果。

与格隆汇的大多数会员作者不同的是,笔者并不是一个纯粹的价投派,所以我从来也不去写关于个股估值是否合理类型的分析文章。我完全无意从道德层面去评判这件事,我对二级市场的制度建设这种老生常谈的话题也没什么兴趣,今天笔者是打算来和读者们交流一点个人的投资感悟,比如特定时空下的市场博弈问题。

1

博弈论有一个流传很广的案例,就是囚徒困境。

囚徒困境的故事讲的是:两个嫌疑犯作案后被警察抓住,分别关在不同的屋子里接受审讯。警察知道他们俩都有罪,但缺乏足够的证据,于是警察告诉他们每个人:如果两人都抵赖,各判刑一年;如果两人都坦白,各判八年;如果两人中一个坦白而另一个抵赖,坦白的放出去,抵赖的判十年。

于是,两个囚徒都陷入了纠结的境地,坦白还是抵赖?

从吃瓜群众的角度来看,最优解是他们都坦白,但这事群众们插不上话,只能让他们俩自主抉择。那么,假如这两个嫌疑犯都是绝对理性的人,你猜他们会怎么选择呢?

正确答案是:不管同伙选择什么,每个囚徒的最优选择都是坦白。因为如果同伙抵赖、自己坦白的话,自己就会放出去,而如果自己抵赖、同伙坦白的话,自己则会判十年,坦白比不坦白好;如果同伙坦白、自己也坦白的话,判八年也比起判十年要强一些。题中预设的两人都抵赖各判一年的解看似最优,但其实很难实现,一旦对方动摇,谁抵赖谁吃大亏。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想建立牢不可破的信任关系实在太难了。

回到博天环境的事情上来,这里面体现出的深层次原因,其实也是脆弱的信任关系崩塌之后导致的一系列后续反应。

上证指数于10月19日从2449点开始反弹,今天收于2651点。从指数上来看,反弹不能算是特别强劲,只能说是勉力维持,但这一个月以来垃圾股很多都翻倍了,为什么会这样?明明市场对宏观经济的预期并没有根本扭转,个股的基本面也没有实际改善,只是在各种政策利好鸡血的刺激之下勉力维持而已啊!

更令许多人担忧的是,很多政策利好看起来更像是形势所迫的权宜之计,如果不是因为大股东质押盘爆仓问题带来了巨大的金融风险压力,很难想象前段时间的重磅政策利好会那么密集地出台。

管理层在不断地为市场加油鼓劲,希望困守孤城的资金们信任即将到来的援兵,能够与援兵一起共赴时艰。但是城内的守军们,他们会怎么想?

资本市场从来都是利益至上的,像国投创新、复星创富、鑫发汇泽这种创投股东才不会铁了心坚守孤城呢。它们之前被迫坚守是因为市场承接盘不够力度,现在市场情绪有所好转,韭菜们听说援兵要来,都满脸通红地喊打喊杀,要对空头进行大围剿,这时候这些资金当然会首选撤出。吃相确实难看,但人家心里很明白,面子没有里子重要,虚名实利二选一的题根本没什么好犹豫的。

道德上,这些计划将减持的股东们都输了,不肯共赴时艰自然是把自己摆在了管理层的对立面上,但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说,这种符合自身利益的选择都是理性的选择,只是经济学层面上的理性选择有时候不符合社会学层面的道德标准。

在囚徒困境一开始的时候,警察叔叔就已经说过的:“你坦白,这很好,但如果你的对手没有抵赖,你并不是想走就能走的。”

2

除了囚徒困境之外,在博弈论中还有一个著名的案例,叫海盗分金。

这个故事说的是,有5个海盗抢得100枚金币,那么金币怎么分呢?他们决定按抽签的顺序依次提方案。首先由1号提出分配方案,然后5人表决,投票要超过半数同意方案才被通过,否则他将被扔入大海喂鲨鱼,依此类推。假设这5个海盗都是聪明绝顶的理性人,那么最后分配结果谁会是最大受益者呢?

这个问题乍一看,1号海盗最危险,因为一旦他提出的方案大家不满意,他立刻就要下海喂鲨鱼了。但实际结果是,他可以保留97枚金币,拿出3枚分给别人就可以了。(这道题推导过程比较长,就不写了,有兴趣的自己问度娘。)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理性博弈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搞不好是要出大事的,所以一定要慎重。

在经济学模型里,首先要承认人是会被经济利益驱动的,并且允许每个人在经济环境里可以自由做出能让自身利益最大化的选择。但是,这只是理想状态下的经济学模型,实际上人是社会的动物,社会学层面不但必须要考虑法律前提,而且还要考虑道德风险。因此,在实际的操作层面上,博弈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情,可能会对结果产生影响的变量因素很多。5个海盗分金币就已经很难了,如果是10个海盗呢?如果是1万个海盗呢?如果这帮人里就有那么个别人就是不理性呢?

所以,理性博弈是很难的一件事。

在股市里,国家队、创投、大股东、机构、游资、小韭菜各有各的逻辑,每一种逻辑对于其自身来说都是可以自恰的,每一个选择都是可以看做对其自身利益最大化的选择。但是,每一个个体即便真的能成为最理性的“理性人”,也并不代表能带来集体抉择的理性化。事实上在这个市场里,市场先生每天都是非理性的。而股市的魅力正是在于,它每天都是非理性的,但长期来看它又是有其规律的。这种有点精分的特点让许多人沉浸其中,非常着迷。

比如在博天环境的这起小事件中,国投创新、复星创富、鑫发汇泽三家机构从自身的经济利益出发,成为了经济层面的理性人,然而这种层面的理性选择其实并没有什么卵用。昨晚,上交所发了问询函,对一些问题要求回复。这三家股东立刻承诺6个月之内不在二级市场减持。

我知道肯定有些人会上纲上线地想,这又是监管层有形之手啊,不该扰乱市场啊之类的话。这类话有一定的道理,但这种道理已经被说过太多次了,没有再重复的必要,我今天是打算在这里含蓄地说一些二级市场投资的干货,如果那样去给你们带节奏,就很没意思了。

我想说的是,这个市场里每一个参与者都是有自身利益的,每一个参与者的行为都是可以自圆其说的,不要老是从自己的角度看问题,那种认知层面很低。要想整体上去把握市场,就得跳出市场,以第三方视角去客观看待里面的每一股力量。

确实有人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但既然事实就是这样,那么二级市场中的你就必须接受这个事实。抱怨是无济于事的,在这个市场里怨天尤人者从来不会有好的收益,真正存活下来的都是敢于直面现实的人。既然知道事实如此,为什么要无视他的运动员身份或者无视他的裁判身份呢?那不是掩耳盗铃吗?

出了市场你可以海阔天空随便侃大山,但在市场里玩生存游戏的时候必须正视所有的事实,做一个现实主义者。这可能让你看上去一点都不性感,甚至相当难看,但是场内的生存本就不是一场游戏。

昨天这三家机构想减持,他们是经济层面的理性人,然而他们没有充分考虑其他参与者的利益。援兵肯来,这种行为肯定是符合援兵们自身利益的,守军想易帜投降,那在援兵视角来看就是不肯同舟共济,这种不把别人的利益当回事的行为引起反噬效果是必然的。当援兵与守军的利益相矛盾的时候,最终还是力量强的有胜算。具体到这个案例里,力量对比一望可知。

经济学模型里的“理性人”只存在于模型中,就好像物理学中说“理想状态”,那是存在于理想中的,真正的人都是社会中的人,谁也不是活在真空管里。

  3

结语

博弈论是一门十分严谨的科学,尽管已经有了许多大部头专著,但许多问题还是没能讨论清楚,本文这里当然不可能深入地展开来讲,但是一些基本概念是可以讨论的。博弈论的案例通常看起来很贴近生活,有很多细节和可能性,但问题里的骨架却是封闭的。

笔者希望本文能给读者提供一个不太一样的视角来看问题。比如大家知道,近期A股的指数走势虽然比较平,但是很多垃圾股的涨幅还不错。在纯粹的价投派看来,这些垃圾股的上涨没有基本面支撑,似乎完全是无厘头的,最终必然是一地鸡毛。对于这个终极结果我当然没有异议,但是只知道终极结果并不够,就好像我们都知道谁都无法逃脱死亡的命运,但是大家都还在努力地活着。我认为,这种看似无厘头的上涨其实也有某种程度上的必然性。

那么,我们该怎么去认知这种“某种程度上的必然性”?

在这个市场里有很多股力量,它们都有各自的立场,它们都在用自己的力量来捍卫自己的利益。每天都有大量的资金为了自己的利益在里面反复搏杀,这里是真正的财富修罗场,根本不是什么上帝的伊甸园。

千万别把资本市场当作理想化的经济学模型来理解,这个市场是非常真实的存在,非常残酷的存在,能在这里存活下来的每一路资金都有其强大的力量。